中心校的老师不上课,是如何获得职称的?

他们可以假装上课,填表时显示自己上课,找本教案,还可以次上课的老师获得更多的荣誉,近水楼台吗。碍于情面,一线的老师也不好意思说破。

造假过得高级职称,这是对那些靠真才实学获得者将是怎样的打击?你辛辛苦苦忙了一辈子,还不如他几天的功夫!太可恨了吧!

这个我知道,中心校后老师,权利大着呢,每年考核,底层学校的优秀,大部分换成了自巳,上面分配的指标,他们优先占领,再加上评分排名都是熟人,因此,占尽了天吋,地利,人和。

至于上不上课,造假就行了,课程表,教案,听课,清一色准备得严丝合缝,看不出一点马脚,

在上级审核中,只看材料不见人,一致好评,顺利进级。

底层消息闭塞,连自己的优秀易主都不晓得。知道了又能怎样?如同阿Q一一麻木了

唉!没办法,!谁叫咱老实,不会事呢。

建议上级有关部门对职称制度进行改革,严格按照有关文件执行,杜决虚假,层层把关,责任到人,增大透明度,公开公正公示晋级人员,让底层的教师,看得清,明的白,做到知已知彼,百战不怠

俺有个同学在中心校,好多年没在一线教学了,整天在外面做生意,但人家去年评上副高了,俺今年才聘上中级。社会就是这么现实,现在评职称不是看你的教学能力大小而是看你社会交际能力大小,在领导面前会巴结的比天天一心扑在教学一线的混的好。

中心校的领导不上课,是如何评上职称的,我略知一二。

五年前,我们这儿职称还没有改革,现一级教师是原来的小学高级教师,中心校的一个负责业务的副校长,没有在学校担任一节课,要评小学高级教师,因为那年名额多,竞争不是那么激烈,他如愿获得一个名额,他提前安排另一个乡镇的老师帮其备课,写听课记录等材料,也就是说,所有材料都是那个人笔迹。材料上交后,在第二个环节被举报了,这位副校长知道的信息早,找人协调关系,又因为举报人不是实名,虽经波澜,却没有伤其筋骨,最终如愿评上职称。

在职改后,另一个乡镇也是负责业务的副校长,也没有担任一节课,2017年评副高,所有材料上交后,也已评上,公示阶段,被实名举报,经查弄虚作假情况属实,后被取消其评聘资格。

2020年中心校另一要职人员也评副高,当然也没有在小学任一节课,在中心校没有公示,在县市二级前二轮公示没有出现异常,在上测评课出来时被告知被举报了,结果可想而知,也被取消了评聘资格。

有人问,他们的所需的“九选二,四选一”的条件哪儿来,又哪来的名额?

他们是领导,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县级优秀教师,师德标兵只要有名额他们就可以捷足先登,优质课,论文活动,还有其它活动,他们只要上交就有可能是一等奖,这个你真的不用怀疑。

至于名额,我们这儿每年都用不完。

手中的备课,听课,教研活动,辅导青年教师,班主任这些材料自己都可以闭门造车独立完成。

参加评职的人全是各市互调的,只能看材料,不能辩真伪,所以在没有举报的情况下,评上职称是一件轻而易举事。

当然也不排除,有个别中心校领导为了评职而兼课,事是求实评上的。

以上所述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哈哈!我们中心校管理档案的教师牛的很,不管谁晋级都要给他送礼,要是不送,就直接要。

五年前,他就申报了副高职称,别人花钱也弄不到指标,人家自己留了一个,可是他不会讲课呀!

第一年,因为不会讲课,直接Pass掉。

第二年,找了个老师替他,以身份证丢失为理由去派出所开了张证明,结果直接被查除。你以为人家审查人员是吃素的呀!

第三年,没过。

第四年,没过。

今年,听说下去带了两节课,因为疫情,还没有答辩。

过不过倒没什么,只是可惜了这几年的中学高级指标。

“中心校的老师”这个说法不正确,在中心校上班的几乎全都是领导,多的有十余人,少的也有五六人。这些人,从年轻的到接近退休的都有。他们几乎都不上课,即便有个别的上课,也是象征性的短时间的带那么一两节课,为的就是评职称,以此掩人耳目。不上课或者上课很少,又不耽误评职称,靠的全是造假,职称评审表填得非常合格,要不然怎么能获得职称呢?至于各类荣誉,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特别是综合荣誉更是如此。

不少地方的中心校都远离学校,显得比较清静,不用跟学生打交道,工作没有压力。有的人在中小学领导岗位评上高级职称以后走进中心校,图的就是清闲,最起码是不用教课了。正因为如此,一切学校的一把手甘愿到中心校去做二把手三把手。

在中心校工作的人,就是这样获得职称的。

此类现象枚不胜举,一天课没上,却上高级,十堰更多,更有甚之,人在别校却在另校上高级不乏其例,有啥办法,人家尖脑袋,投机钻营,怪只怪自已

为什么网上总是说取消教师职称工资,实行工龄工资,另一方面要求和公务员一样自然晋级,原因就是。在评选职称的过程中存在许多弊端。不能公平、公正、公开的进行评选。职称晋级是衡量一个教师工作能力工作业绩的一个标准,应当按教师的工作能力、工作业绩来评选。可是实际操作起来是不是这样呢?老师们都心知肚明。

职称即是衡量一个老师的工作能力,同时也和经济挂钩,不管什么事物,只要和经济挂钩,操作起来就有水分了。前面提到过中心校领导不上课,他们的职称是怎么晋升的呢?只要一提到“领导”我们马上就会想到,领导是有特权的,在涉及到经济利益的时候,他们是可以优先的。为什么呢?国家没有一个职称晋级评选的统一标准,那么制定晋级条件的自然就是学校的领导们了,他们为了使自己能够顺利的晋级,费尽心思的制定符合自己的晋级条件,等领导们都晋级完了,在那里苦苦的等待着的一线教师们,没有指标了。虽然说职称晋级先优先于一线教师,我们也确定不了,中心校这级领导算不算一线教师呢?教师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。只有耐心的等待,盼望着有那么一天能轮到自己。这就是教师们呼吁取消职称的根本原因。

大家都知道前一段时间网上热议的,河南省一名中学女教师状告教育局的事件。为什么打分第2名的老师被一个打分第16名的老师而顶替呢?美其名曰,他人缘不好,投票没有过关,试问,职称评定,不是以工作能力工作业绩为标准的吗?怎么和人缘好坏能扯上关系呢?我认为这也是一种工作当中的腐败,领导们的不作为。以为我说的有道理的话,请关注我。共同探讨。

中心校领导不上课,晋级比一般老师还早如何获得职称?当然是走一线教师的指标。不仅是中心校,一般学校的不担课的领导,不都是按一线教师晋升的职称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美家高考教育网 » 中心校的老师不上课,是如何获得职称的?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